非学术文章

博士论文致谢-五夜殇流赋

【前言】

      自学位论文定稿之后,多位老师和同学极力要求把致谢部分翻译为白话文,现对致谢部分做全解析,谨以此,感谢所有那些在北大遇到的人,道一声珍重,希望有缘再见。

【原文】

      远风兮,飘摇故土,一年生,五年破梦。

      子夜歌犹远,独坐思故情。一位恩师,他严峻慎律,无色无晦,甚如一念。一位恩师,他松风傲骨,步履东江,逝惯沧桑。庆有斯者,言已重时,未得其声;幸有斯者,言已苦时,泪声翩跹。秋绕天涯,零落轻琼做物化;师恩如故,三千秋水绕天涯;一道言谢,淡月寒照任平生;儒雅如斯,一弦别鹤飒梅花。彼一段岁月沉淀,留吾脚下,必将以君为标,拓出人生的悟恸。五年来,半缘修道半缘君,唯有情,不独于人,是谓菩提之间,三千皆为。

天子笑

天子笑,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第一次见蓝忘机时送他的美酒。毋庸置疑,夷陵老祖也是一个爱酒之人,一曲陈情令,一道深几许。多年之后,看尽生灭,才知浮生若梦,故忘了今夕何夕。回首再看:世间事,哪一桩不是琐事?哪一桩不是闲事?包括生死。

前些天在百年讲堂看了《风语咒》,想起了年少时候看侠岚的日子。作为一个画江湖系列的死忠,从《侠岚》到《不良人》,再到《灵主》和《杯莫停》,也是心境的迁徙。所以当在电影里看到十方树场景,以及听到“人未尽,杯莫停”的时候,忽然有些泪目。常叹岁月不居,时间入流。又在感慨为什么画江湖系列的女主都要遭受如此悲情的结局?空落怅恋潇湘、瑶台落雪无痕的姬如雪如此;姣若春梅绽雪、神如月射寒江燕凌姣如此;如今又到了缥缈灵魂清零、海棠飘落琼眸的苏兮亦如此。若森总是喜欢把故事讲得如此虐心,难免要问,既生苦难我西行,何生红颜你倾城?

醉飞霜

近日,无意间看到了吹刘海的画面,很自然就想到了《假如爱有天意》里的智妍。于是再去重温,依然再次泪流满面。都说一个人,再怎么掩饰,终究逃不过的是日益增长的年岁,还有隐藏不住的是来自于深处的情感。确实如此,即便你总说是一个很理性的人。

俯首江左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我承认,海晏的《琅琊榜》是我再看剧之后才阅的,上一次有此兴趣还要追溯到四年前桐华的《步步惊心》。对于《琅琊榜》故事架构的喜欢,以至于我把与其类似的《一代军师》以通读。毕竟,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痴迷于一部作品了。

心相

没有想到最近的一次感动竟然是因为无意间看了一部剧,叫《大梦西游》。暂不论故事情节如何,当我听到结尾孙悟空的“如果这天地容不下你,我就捅破这天,踏破这地;如果众生容不下你,我就毁了这众生。”时,已然泪流满面。谁由不想跟着自己的心走,然而世间确有其存在和运行的轨迹,每个人都逃不过属于自己命运的牢笼。亡心亡心,不过是忘。一位修行者,有心天下,却输一笔多情,他的山水点落在她的眉间,而她肯入画么?当悟空戴上白骨手链重新上路的那一刻,佛者,魔者,已然分不清。

凤凰花开

度尘缘,人生或许就是这样花谢花开,雁来雁归。华颜染尽,终有一天会明白,曾经为之里流连的浮生只是梦里的那片枯叶,终会幻灭。追忆往日缱绻,留下的只有那璀璨漫天的记忆和欢声笑语的瞬间。前尘不再应念,来生未见轮回,今生的快乐才是生命的永驻。

繁华初过,SEE_09给我们带来的已太多,留下的也太多……能够相聚是一种缘分,共同拼搏是一种磨炼,越过终点是一种喜悦,曾经经历是一种享受。人生本是一场游戏,流年易逝,我们追求的是游戏中本有的快乐。太多的经历终也是一场游戏,风中见,梦回牵,恰似仙四那般凤凰花开的美好。

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