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E·环访 | 吴雅珍:自我突破就是成长

六月 29, 2019

自我突围就是成长

2015级本科生 吴雅珍

简介:

       吴雅珍,福建人,2015级环境科学系本科生,经济学双学位,保研至本院环境管理系戴瀚程老师课题组。曾任环院学生会秘书长、副主席。曾获北京大学三好学生、五四奖学金、杨芙清-王阳元院士奖学金、李彦宏奖学金等。

 

正文:

       我的大学生活其实很普通,并不似许多人的精彩纷呈和波澜壮阔。但我同样也在忙碌、充实和快乐中度过了自己的大学四年。我要无比地感谢燕园,是燕园给了我这样好的成长环境,在这里我真实感受到自己巨大的进步和成长。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大学生活,大概可以说是“内向者的突围”吧。

 

自小的内向性格

       从小我就是个内向的家伙。小时候见到父母的朋友总不善于打招呼说话;即使是在班里担任了课代表,每次去老师办公室交取作业都还要设计好时间并考虑在办公室内如何对答……无比幸运的是,这样的我却一直得到了周围师长同学的鼓励和包容;当然,也有不只一位老师直指我的内向和敏感,并语重心长或带点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你这样不行的啊”。

       内向的性格并不是没有优势,它也使我更注重观察生活、进而热爱生活,使我更关注细节、努力把事情做得更严谨。但这还是给我带来困扰,比如就在眼前的机会却不敢主动去把握,甚至有时还遭到误解。因此我也一直努力“变得大胆”起来,尝试和不同的人接触,尝试在班会上发言、在全校面前发表演讲等等。

       而到了大学,我第一个念头其实是,“在一个新环境下更容易做个不一样的自己,更加自信大方”。不过,初入燕园的新奇过后,还没来得及试着打造一个“新的、自信的我”,我就遇到了第一个巨大的挑战。

 

“人不是围着失败的漩涡打转的树叶”

       入校第一学期遭受的巨大打击来自期中考试。在普化和高数的期中考试中,我双双落败——我说的落败不是指没有拿到80或者90分,而是——没有及格。虽然背后部分原因也是时间安排的不合理,但这样的成绩确实让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连续几个清晨我从朦胧中惊醒,然后想,该不会第一个学期就要有不合格的课程吧?

       那时候我反复翻着高中时摘抄的笔记:“平生长进,全在挫折”“莫道此时寒风劲,明年春色倍还人”“人不是围着失败的漩涡打转的树叶;总是一种强大的信念,让我们把目光从漩涡中挪开。”

       ——这种信念既来自于长期以来自己由“热爱生活”而发展成的“平常心”“大心脏”,更来自于当时周围人热忱的帮助。过些天,得到了父母的理解鼓励、室友和学生会部长宇轩学姐的宽慰,我的心情已经明朗了许多。正如学姐所说,在燕园,优秀的人太多了,没必要也不可能去比较,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氛围下互相学习促进,并不断提高自己,这就已经是可贵的胜利了。

       当然,行动还是最关键的。我明白空有上进的决心并不足够,还必须找到合适的学习方法;想到最后,唯一的选择还是“主动出击”。我和隔壁寝室的彦楚、隔壁的隔壁寝的世婷一起组了个“答疑小分队”,计划在每周末普化课程Office Hour去找王颖霞老师答疑。第一次去答疑的那天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那年,燕园有难得的、极早的初雪。当我们风尘仆仆来到老师办公室的时候,老师着实惊讶了,开玩笑道:“这么大雪,我还以为不会有人来了;没想到大雪带来几位白雪公主呢!”终于,我有机会一一弄懂自开学以来攒下的疑问。之后每周我们同样及时去答疑,我也就觉得课程没那么难了。

       同时,针对高数课程学习中的疑惑,我给当时的习题课助教发了一封邮件询问学习方法。很快,助教老师给了我回复:“我啰嗦了好多,都在附件里,你看看就好,希望对你有所帮助。”打开附件一看,我惊呆了:

高数课助教无比详尽的解答和建议

       收到如此耐心的回复的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谢。我和爸妈展示了这个回复,然后说:我的老师们真好啊,我有信心一定能学好。

       后来那个学期,我就保持着12点半睡、6点半起的作息,抓紧一切时间赶上课程的学习。其中一天路过电教楼,看到长满爬山虎的墙,想到和父亲、姐姐一起来考博雅计划时被满墙绿色萌了一脸的自己,突然就有许多感慨,于是写下:为了再见那绿色的波浪,我愿耐心等待下一个春天。

       当然后来也并不像励志故事中的那么圆满,我并没有在期末考中一飞冲天彻底扭转什么败局,只是踏实地拿了一个过得去的分数。不过我也由此开始想,在燕园四年的生活,要抓住的是什么,要放弃的又是什么。我想到另一位老师说的,“在大学就是要多给自己挑战。希望也相信你能在未来的几年中脱颖而出;成绩什么的就太俗啦,虽然很重要哈哈。”那个寒假,我基本有了答案:学到各方面的知识并能学以致用,这才是最重要的。选择环境专业时,我是为着“碧水蓝天”的理想的,而为了能最大可能地离我的理想近一点、再近一点,要学的、要做的,就很多很多、够填满我的时间了。当时我找了一张纸列出好多具体的目标;不过……直到现在我也还没完成一半(笑)。嗯,我还在跟进。

不敢奢望“衣锦还乡”,只求不负青春年华

 

为锻炼自己,也是出于本心

       走出了答疑请教的第一步、迈过了大学阶段第一个坎,我又能松口气开始更认真考虑“大胆起来”的问题了。大一下学期末,我幸运地得到认可而有机会担任院学生会秘书长。虽然知道学生工作必然有不少挑战、也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但为了锻炼自己,更为了不再让更多热心的念头只停留在“想法”上,我选择尝试。那年秘书处除了协调学生会内部工作、协助运营公众号,就是继续推进“随机晚餐”和“环语”、创办“悦读”活动。或许我还是更适合担任执行者而不是领导者——总体而言,部门内活动的创新程度不是很大,和主席团共同推动完善学生会制度的事项也没有全部落实。但那已经是当时的我能做到的最好了。也有小小的成果,例如秘书处共同完成的“环语”栏目中,“探访新居·环境大楼”一文得到了学院师生和校友的广泛阅读,大家“一二九:为你,千千万万遍”的采访稿也得到了北大青年公众号的推荐。有时会想如果能再来一次我应该能做得更好;而看到后来的学弟学妹把这个部门、把学生会带领地越来越优秀,又觉得非常欣喜。

       大二下学期,各部门都要在环院文化节上出个栏目;当时我提出的是“蓝天追踪”——秘书处同学坚持一个月轮流去拍博雅塔的清晨,看会有多少个蓝天。最后展示出来很有意思:既有高AQI值的蓝天,也有低AQI值的阴天,甚至好像还捕捉到了五一期间的沙尘。我们的“蓝天展”吸引了路过的师生,其中外国语学院的一位教师驻足听了许久,更在之后赞助了我们学生会一台便携式测量仪。大三上我继续留在学生会,就基于这个仪器组织了一个“早起观空气”活动,大家竭尽自己专业知识所能,观测校园PM2.5浓度并制作“燕园空气周报”发在院学生会公众号上,也得到了许多同学的支持并坚持完成了一个学期——虽然因为不够学术也受到一些批评,但总是我们用所学知识阐释真实世界的一种努力和尝试了。

       在校内校外参与志愿活动也是非常美好的经历。我参与过毕业典礼、百廿校庆、图书馆志愿服务支队等志愿服务项目,后来还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做一次中网志愿者——虽然自己在球技上是无法反驳的菜,但网球运动对我影响很深。在这些活动中,我不仅感受到了志愿服务精神的可贵和可爱,也会在每一次活动中向周围的小伙伴学习,并反思“可以在哪个环节做到更好”。所以,一次次的志愿服务,真的也是一次次锻炼了我。

 

“打开天地就不穷”

       在学习方面,我也总鼓励自己“向前迈出这一步”,勇敢尝试和交流。图书馆一直举办“一小时讲座”,之前看到地点在“用户培训中心”以为要很多互动,不敢去;但听过一次后就感慨,“啊之前错过了多少干货”。大二暑假,我报名并入选了学院组织的佐治亚理工暑期交流课程,初出国门确实有不少收获,更被授课老师们的热情所深切打动,尤其深受感染的是充满活力的Kim Cobb老师为我们讲的古气候课程。每个学期开学初,我会过一遍学校的课表,空闲时去旁听各种感兴趣的课程——甚至是人数很少的班,那就在第一节课自我介绍时鼓起勇气问老师“是否允许旁听”。其中,郑玫老师的《变化中的地球》让我坚持了一整个学期并开始对地球系统研究着迷,后来也有幸进入郑老师课题组进行本科生科研课程的学习,完成了第一段充满挑战也充满收获的科研尝试;而听了半个学期的公选课《全球变暖》,同样让我被科学事实和老师的情怀深深触动——“未来我们一生中发生的重要变革,很可能都来自这两个领域(IT和新能源);而你们作为新一代的学生,应该把个人的奋斗历程融入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和潮流中。”

       正是在这些学习和“漫游”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了自己的研究兴趣,那就是“气候变化”。但大三下面临未来选择时,我仍然十分困惑;于是,我根据学院老师的Office Hour列表、或者在某节专业课后直接向老师提出能否就相关疑问当面交流,几位老师无一例外爽快地答应了我。老师们的见解,真的拓宽了我对环境学科的认识,也改变了我对不同选择的看法;我也去大气系请教了其在气候模拟等领域的研究情况,大气系的负责老师用整整两个半小时为我认真介绍了相关老师的课题组,也鼓励我申请夏令营证明自己的实力。最后,幸运的我还是通过了推免,保研到本院戴瀚程老师课题组;未来我有机会继续研究气候变化问题,并将其与自己同样感兴趣的环境经济与政策领域结合起来。后来,就和组里的同学和师兄师姐跟随老师参与学术会议、也在课上或课下和其他院系的同学一起讨论学术问题;越学习越发现自己的无知,于是不断向周围优秀的师长和同学看齐。所有的这些,都让我无比感动,并总是想起《北大回忆》一书中的话,“何畏衣冠陋?只恐见识穷。”打开天地就不穷,广交师友就不穷。感受最深的,真的是“走出去,才能获得帮助”。不然就算别人有热情帮助的心,也不知道如何能帮你啊。

第一次在学术会议上介绍Poster

 

道路漫长,充满奇迹

       到最后我发现,其实没必要刻意改变内向的性格,内向并不阻碍我通过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于我而言,安静是一种舒适的状态,也是有利于自己专注完成目标的状态。但是,该表达、该行动的时候,就必须坚定地完成自己的本分。记得上学期体育课,第一节课选体委,一位同学主动举手承担,老师给予了高度赞扬:“这就是北大人要做的事。假如你们办活动、开会,一件辛苦的事需要有人负责,或者遇到一个问题底下冷场,这个时候哪怕你不擅长、说错了,也应该做第一个站起来的人。”更何况,积极的参与交流更能够带来很大的正反馈。这两个学期我组织了几次支部社区共建“生态讲堂”活动,每次的知识竞答环节,社区居民们的踊跃都让我们备受鼓舞,那换个角度想想,自己是否也应该积极一些呢?

       由此,我努力的目标不再纯粹是“变得更大胆一点”,而成为了:做一个得体认真、热情而敢于承担责任的人。我继续找各种机会锻炼自己,尽量在课堂上回答问题,尽量每次听讲座都提问一个问题……做到了“敢交流”,内向性格就又逐渐发挥出了优势。或者严格来说也并非优势;我大概只是像《士兵突击》中高连长形容的那样,“把每件事都当救命稻草似的抓着”。事实上这也给我一些困扰,包括:不善于拒绝他人的要求;经常会只按时间先后而不是紧迫程度来分配时间做事,如此种种。

       但是慢慢地,一次次努力的付出、对严谨的追求还是能有所回报;大学里我也攒下了许多开心、有意思或有成就感的事儿,比如:每学期至少都有一门让我真正发自心底热爱的课程;出于兴趣而付出了尽可能多的努力,最后9门实验课都拿到了优秀;大二选修了《四书精读》,还在其他的三年又都分别蹭了一节四书课;从大一不会也不敢借书,到现在从图书馆借了快200本书;志愿服务时长达到了190个小时;四年里几度走出国门看世界,最后一次还是自己一个人在凌晨坐巴士乘飞机换高铁辗转回来……也有过不少的艰难、或者留下不少的遗憾,比如没有认真坚持参与社团活动,没有参与过学院组织以外的暑期实践活动,没有尝试申请过新生辅导员或者课程助教;到大四也没有过上几天悠闲的生活,日常刷夜、日常赶ddl,还被《中国宏观经济》这门极好却绝不轻松的课虐得体无完肤。想想生活又怎么可能事事如愿,也正是因为不确定性,所以才有努力去挑战的乐趣啊。

       四书课上,杨子强调,时间观里“过去”、“未来”都有明确的意义,唯独“现在”没有;如果只是“活在当下”,那就是活的太轻松了;生命的本质不是“活在当下”,而是主动、清醒、努力地“活成现在”。想到初中暑假在姐姐家里玩,那时候她说的一句话我记忆犹新:“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值得我们珍惜,未来谁也不知道。”是啊,所以就要面对未来、“活成现在”,最后这才会成为不留后悔的“过去”。大一暑假我担任毕业典礼志愿者,站在场内时就在想,不知道自己毕业时心情会是怎样。还记得那时邱德拔里循环放着青春洋溢的歌;其中一首特别惊艳我和小伙伴,歌名是《我的大学》,歌词让我印象深刻:“又没得到/沮丧了三秒/但尽力之后至少我变得更好;有人嘲笑/没什么大不了/走着瞧人生是场马拉松长跑”。而今,走过大学四年回头看,我心里充满感激。感谢自己一次一次跌倒又爬起,更感谢家人、老师和同学朋友们,你们让我逐渐明白了理想的生活应该是怎么样,我的成长,是你们浇灌的。

       每当想到未来,我又会想起那年开学典礼上,最后总结发言的老师为我们念的那首希腊诗人卡瓦菲斯的小诗——也借此,祝愿自己和亲爱的同学们: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充满奇迹

       充满发现

原文链接:CESE·环访 | 吴雅珍:自我突破就是成长